去年,因為工作而拜訪這位藝術家Yoram Raanan;
今天,不為什麼地再度拜訪他。
我記得上次他感覺酷酷的,很藝術家性格,讓我頗為緊張。但這次他卻超級熱情和友善,先是主動私訊期待我能再去找他,見面後更是不斷表示很高興再次看到我,興奮地一一解說他的新畫作,要我把他的工作室當作自己家,隨意走隨意看,又帶我去參觀他的花園,告訴我每一棵植物的故事與意義,更邀請我去參觀他的得意之作——最新蓋好的樹上sukka!!他在4米高的樹上蓋了一個木棚!!(照片就是在sukka裡拍的)我跟他說這也太酷了吧,這樣樹上的小木屋我只有在卡通可愛巧虎島裡面看過!!
我陶醉於欣賞他源源不絕的創作及講解,內心卻忍不住疑問怎麼會變這麼熱情?
在我要離開的前20分鐘,我似乎明白了。
Yoram和他的太太及我站在花園中聊天,聊到對以色列的熱情與正在做的事。
Yoram突然用很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妳知道我們來自西方國家(美國回歸的猶太人),那是個基督教的世界,他們希望我們猶太人都變成基督徒。我們猶太人在歷史上是長期被討厭、排斥、甚至要趕盡殺絕的民族,我們習慣了被大家憎惡排擠,直到⋯⋯直到你們台灣人來拜訪我們,告訴我們你們愛以色列、你們愛猶太人、你們希望推廣希伯來文化。妳知道一開始有多難以相信嗎?我想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有人從遙遠的國家一來就說他們愛我們?然而現在,我竟然可以跟我的朋友說『我有展覽在台灣,在那裡有一群喜愛我們的人!』,這對我們而言很溫暖、很被愛。」
我聽完後,說:「哇⋯⋯我⋯好感動⋯⋯」
他們卻說:「被感動的,是我們。」
我告訴他們我也不知道這樣的愛與熱情從哪裡而來,這很難解釋與理解。他們說他們彷彿正在經歷聖經的預言。
對於未來,我們不曉得,但我們三人異口同聲:”Something is happening.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