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份回以色列,因緣際會下認識藝術家Ellen Miller Braun和她的先生,這對夫妻的感情超好,做什麼事都一起,很和氣的問彼此意見,更是在我們的談話中經常讚美對方。
這位藝術家Ellen的作品很特別,猛然一看你不會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仔細一瞧卻會被每一筆每一劃所感動。她的每一幅畫都和猶太文化/聖經有關,而且每一幅圖像都是用希伯來文字「寫」出來的!
例如她的作品Book of Exodus,畫作上看到的是摩西分紅海的圖,而組成這幅圖像的竟是敘述這個景象的聖經出埃及記。
見面時她說她特別準備一幅畫<Woman of Valor>給這位學藝術的女孩(就是我!🙋🏻‍♀),這是她作品裡特別尊榮女性的一幅作品-圖畫中是5位在聖經裡重要的女性:撒拉、米莉暗、路得、以斯帖皇后、底波拉(同樣,她一筆一畫用相關經文寫出每一個人物)。Ellen說她用她的作品來祝福我在未來人生的道路中也能像這幾位偉大女性一樣具有智慧、勇氣與美德。
Book of Exodus
Book of Exodus
Woman of Valor
Woman of Valor
Blessing of the Home
Blessing of the Home
Tree of Life
Tree of Life
我對她的作品及創作過程感到很好奇,不斷問她問題,然而越問就讓我對眼前的作品越發敬佩。她說在創作時最困難的地方就是下筆前的構思和設計,我才知道不僅要用經文剛好畫完一幅圖,而且她還加入希伯來文化中對數字和字母的巧思和意義,因為希伯來文每一個字母都對應一個數字。例如她在<Blessing of the home>這幅畫作中重複寫了165次經文,為什麼是165次呢?因為“‏”לחיים טובים (good life),ל=30 ח=8 י=10 ם=40 ט=9 ו=6 ב=2 全部加總起來正好是165。
我最喜歡的一幅是<Tree of Life>,這是用路得記寫成的,其中最特別的一點是路得記的最後是族譜,通常我們讀到族譜會覺得很無聊而跳過,但對猶太人而言,這卻是他們的祖先、他們的歷史!Ellen將族譜畫為樹根,最底部是דוד(King David)(路得記的最後一個字),她說 “this is where we come from.”
她一一跟我介紹她的每一幅畫作,親切地解釋其中的巧思,我實在佩服不已,每一幅作品她都要花費數個月甚至一年來完成,不知道多傷眼睛和頸椎....是怎麼樣的信仰和信念能夠如此全心全意付出,不僅看到了聖經裡的畫面,以希伯來原文所呈現,還融合了猶太文化和蘊含的意義,大概真的只有猶太人可以做得到了。
然而當我表達我的敬佩之意時,她卻謙卑的說:「我只有做兩件事,第一是寫出字而已,第二是很仔細地聽,聽上帝怎麼引導我寫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