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2. 08

我承認一開始是以一種混學分的心態選了這堂素描課,想說反正少說在北藝也上了4學期的素描,而且素描課反正就是畫,沒有語言的問題🙂
沒想到從第一週開始我就完全愛上這堂課和這位老師!顛覆以前對素描課的印象,我印象非常深刻大一時素描老師說:「只要畫得跟照片一樣就好!」這句話對當時剛進入藝術大學的我眼看身旁盡是美術班出身來勢洶洶的高手衝擊不小,像神經病似的只要一有零碎時間就趕快把素描作業拿出來畫,到處請教同學。
一開始上這堂課,看著眼前的靜物,想說又是我最討厭的靜物,眼神死的拿出素描鉛筆一如往常開始拼命畫,趕在下課前把它「畫好畫滿」(這不是套用流行用語,而是形容所受的教育),當我畫了2/3後,眼看手錶時間快到,決定衝刺時,老師溫柔的拍一下我的肩膀,跟我說:「不用急著全部畫完,妳後退看一下,現在這樣真的很完美,整張圖物與物的關係,平衡,留下一些思考的線,哇...這真的非常有趣!」
我才停下來,不只盯著未完成的部分,而是看著整個picture,同意老師的建議。我想如果我把整張又畫到滿,一定又成為其中一張畫完我覺得沒有意義就想丟掉的靜物素描了。
還有一次我又不禁執著在如何畫得「像」,我問老師我不知道怎麼畫這個,她沒有拿起筆「教」我,只微笑對我說: “movement :)”
每次畫完一幅作品後,會像這樣排開,老師優雅又誠懇的說出每一件作品的特色,我不知道她怎麼這麼會「評圖」(這個詞原本帶來的感覺如地獄般恐懼,但是現在卻成為每堂課最期待的時刻),她說的都不是繪圖技巧,不是像不像,而是有時候形容為舞蹈有時候如舞台,物件與物件的關係,光影的律動感.....每次聽完我都覺得「哇!好棒!」對於每一件圖畫都再有一次新的看見。
我好希望能夠100%直接聽懂她用希伯來語說的每句話💞 (但幸好現在有同學幫我逐句口譯)
# 也讓我想起小學六年級時(對,我的記憶力真的很好😅)班導師有一次問我們:「你想成為的是『師』還是『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