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02. 01

這堂課的老師Lance很酷,拄著拐杖,剃個光頭,留著達利的俏鬍子,大部分時候像喜劇演員般地誇張逗趣,有時候卻突然嚴厲令人摸不著頭緒,但下課時又和同學一起喝酒抽煙。
整學期四個月我們都專注於雕塑這個骷髏頭,前三個月非常按部就班地調整比例,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甚至不允許多做,他幾乎每堂課都強調“Cheating is good!”,要求大家從旁邊同學的作品中學習,看別人怎麼做,哪裡比你好就趕快跟進,甚至也應該去幫別人、教別人,要達到大家的雕塑都看起來一樣!
最後一堂課把大家的作品排成一列,Lance一個一個講評和給分數,他說:「打分數前我們應該要把作品從二樓往樓下丟!丟到地上看起來還像個頭顱的話再給分!」
所有人傻眼的看著這位一天到晚開玩笑但有時又突然嚴肅的老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他認真的說:「真的,不要太在意你完成的作品,你的作品不會只有這一個,完成一個之後就應該拋到腦後,開始下一個,don’t collect!」
我突然有點羨慕這裡的學生,才大一上(雖然他們的年紀都比我大),就被賦予這樣的觀念,不應只拘泥於一個作品,即使被批評、被讚美都不應影響到你這個人。
成績不會當眾揭曉,他說如果你們對成績有疑問可以來跟我討論,真的! 我發現在這裡的分數沒那麼重要,「你們覺得最低分該是多少?70?80?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有過,而且遠超過及格分數。雖然成績有最高和最低的落差,但就作品而言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微小的差距,因為你們每個人都非常非常棒!」 。當老師問「你們覺得我該幫這位同學加分嗎?」全部人激動舉手贊成,並且大聲歡呼!
我蠻喜歡這種不是為成績而做的感覺,與其為了分數勾心鬥角,不如在學習的過程中學會溝通和誠心的為他人喝采。
「你的人生不會只有這個作品。」
我念完大四來這裡讀大一,可是卻有太多是我沒學過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