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 16 
我會想到要來伯利恆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參觀Church of the Nativity 聖誕教堂-耶穌誕生的位置。
放下行李後馬上直奔目的地,我在聖誕教堂前面徘徊了很久,將近10分鐘,困惑地繞教堂一圈尋找大門,問了旁邊店家才知道原來我眼前的小洞就是入口(只有1米2高)😅....我突然想起大二下的世界建築史課好像有同學報告過聖誕教堂,隱約喚起了記憶,更尷尬的是..我發現那個分配到報告這個教堂的同學根本就是我本人😅
教堂正在整修,但可以看到滿滿的畫像、蠟燭、頭頂上掛著一盞盞小吊燈,參觀過不少教堂,我意外地無法稱眼前所見為金碧輝煌或是壯觀,取而代之竟是凌亂與不舒服(這個教堂先後被羅馬人、波斯人、阿拉伯人、歐洲十字軍和土耳其人等佔領,目前由天主教、東正教、亞美尼亞教共同管理。)擠滿一團團朝聖人潮,"排隊"(實則為亂擠)前往地下室一窺耶穌誕生的位置(十四角銀星為標記),排到一半我就後悔了,前進不得也退後不了,卡在人群中,連拍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麼,只能一直盡量避免讓自己碰觸到人(某種潔癖)...
被一路推著終於進到了地下室,義大利朝聖團一個接著一個簇擁著跪拜在十四角銀星祭壇前。
我被推擠到人群外觀察許久(畢竟我也排了半小時才進來,才不要這麼快離開)看著他們一個接一個下跪起身,
修士在旁邊負責收錢(大概是奉獻吧),然後給一個小卡,這個過程中我看不見愛與憐憫,那個動作如同例行公事的機器人。
看著一批狂熱的信徒又擠進來,
我微笑著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神不會因為我們多做什麼而多愛我們一點點,也不會因為我們少做什麼而少愛我們一點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