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我自己到耶路撒冷的Ein Karem去旅遊,朋友推薦我那裡有耶路撒冷最美的自然景觀。
當我開始爬坡時,一位白髮怪老人靠近我開始跟我交談,從問路的路人變成旅伴(我其實一直想甩開他,可是他很熱心在每個景點等我)。這位怪老人叫做Gad,盤著灰白色的長髮,衣衫襤褸不拘小節,他說他在耶路撒冷長大,但去印度住了一陣子,似乎信仰某個神秘主義。
旅途中,他問我喜歡以色列嗎?為什麼喜歡?想留在這嗎?想如何留在這?
我說:「我想用藝術的方式成為以色列與東亞的橋樑。」
他問:「How?如果妳能在15分鐘逛完這座教堂後,具體講出一個方法,我就可以幫妳!」
我滿頭問號的想說你是誰?我為什麼要你幫我?我幹嘛要跟你說?而且我想自己逛你可以先走!
不過他提出的問題的確讓我開始認真想如何更具體的走下一步。
15分鐘後,他:「妳的答案是什麼?」
我:「辦展覽吧!以色列藝術展之類的。」
那是我15分鐘經過認真思考後的答案,怪老人沒有給我什麼有建設性的建議,我們便分道揚鑣,而我接下來也沒再去想展覽的事,只是把這個奇怪的插曲放在心裡。
回到台灣的第一個月,Betaesh猶沐文化公司就找到我,問我有沒有興趣策一個以色列藝術展? 
我是舞台設計背景,沒有策過展,卻憑著熱愛以色列的傻勁,答應了。希望讓更多台灣人認識以色列與希伯來文化。
經過幾個月和團隊的合作,全台灣第一場「妥拉藝術展」在台南揭開序幕。
那一刻,我猛然想起在Ein Karem與怪老人的交談。
#一切_都是預備好的吧
策展人:

結束在以色列貝札雷藝術學院為期一年的交換計畫回到台灣後,隨即受Betaesh猶沐文化有限公司的邀請——「辦一場以色列藝術展吧!」 ,短短的一句指令,似乎加速發酵了以色列帶給我的影響。

出自舞台設計背景,這卻是我第一次的策展,憑著一股熱情和傻勁,就衝了。如同去年一股腦的衝去以色列一樣。我開始思考這一年來以色列帶給了我什麼?是什麼讓我如此熱愛這塊土地?而我又想把什麼帶回來給台灣的觀眾?

「根」這個概念強烈出現在我的腦海,以色列最讓我衝擊與感動的就是他們清楚知道自己是誰!深深瞭解自己的文化!當地的朋友不論是不是religious,每當我問他們關於猶太節日的由來、意義、習俗等,他們都可以侃侃而談地分享。

「因為這就是 “根”啊,像樹一樣,要有根才能往上生長,往下紮多深,才能往上爬多高。地與天之間,我們人類就在這中間。」以色列素描老師這樣對我說。

那瞬間,似乎解開我心中的答案——為什麼猶太民族在流亡世界各地兩千多年後,還能奇蹟地回到這片土地?即便歷經了千年風霜,猶太人並沒有忘記他們是誰,時間未將血液稀釋,他們世世代代傳承著「根」的重要性。憑著對故土的思念,他們得以復國、重建家園。歷史是他們生命的故事,土地更是他們的見證。而「妥拉」是這一切的源頭,也是猶太人的根本。

我開始思考我的「根」是什麼?又扎在哪裡?我在文化多元、資訊快速而豐富的台北長大,漸漸地,卻似乎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是誰,如同漂泊的浮萍,缺乏扎根的力量。而這正是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正在經歷的迷惘。

因此這次展覽以猶太的根本「妥拉」為主軸,拜訪了兩位以色列藝術家Yoram Raanan和Ellen Miller Braun,以妥拉為根基的藝術作品,帶出屬於猶太民族的故事與心跳,更以視覺化的歷史訴說希伯來文化的美麗與奇蹟。希望藉由看見猶太民族的對「根」的重視來喚起台灣人對自我文化的珍視。
Back to Top